万事皆负独念君

随感 旧事揭过再不提

我试图把自己割裂为两个人。白天,我是个理性而精准的机器,未来明天的名利而运作不停。黑夜,我放飞自己不羁而脆弱的灵魂,任由它随音乐,电影或仅仅是一小段文字而舞动。
我的灵魂,是我唯一活下去的意义。
我又为什么要善待你们,为什么要与这个世界和解?我们都拖着沉重而卑劣的肉体,在这黑暗的囚笼里妄自挣扎。
我唯一在乎的,是深夜中灯下独坐的时光,和我所爱的音乐,电影,文字,图画,以及未可知的你。

评论

热度(2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