万事皆负独念君

忽然想起 童年时回老家 翻起学艺术的表姐的书
先是为巴洛克 洛可可风格的壮美或精致而惊叹
但是 多少年过去了 我现在依然记得 唯一记得的 却是这幅《海边僧侣》
小小的人 大大的天地
低沉的地平线 阴郁的苍穹
而现在的我 也早已将心中埋藏的理想气球 妄想有一天遮天蔽日的
抽成了一层薄薄皱皱的皮囊 沉入大海

评论